Loading...游戏正在加载中...

还记得最初的惊艳

[ff15][noctis×prompto]一次夜谈

#这段本来是想写在之前那篇文里的 因为我想h的话总也不脱护腕有点奇怪 而且护腕吸水啊没有洗澡的时候不摘的道理 王子一直看不见也说不通 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插进去的位置 所以就弃用了 现在发是想弥补一下情人节什么都没写以及补充说明一下 时间应该发生在还没有互相表白之前

#当成个小段子看就行 




普隆普特从浴室出来,发现王子已经在床上安静的闭上眼睛了。

虽然不知道诺克特是已经睡着还是“准备睡着”,他还是略微放轻了上床的动作,慢慢的滑进了被子。

 

他刚想把灯关掉,旁边的人动了一下,发出了轻微的鼻音,然后伸手过来把他揽了过去。

“啊、抱歉,吵醒你了吗?”普隆普特微笑着小声说。

“……没有,还没睡着。”诺克提斯像找到心爱玩具的猫一样往下移了移,调整了一下姿势,靠着普隆普特的肩膀。他黑色的头发蹭的乱七八糟,金发少年忍不住伸手把他脸上的几缕发丝拨开。

 

“换护腕了。”

闭着眼睛的王子突然说。

 

心好像抖了一下,普隆普特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静,“……不看都知道?”

 

“味道……现在这个和伊格尼斯给我洗过的衣服味道是一样的。之前的有古龙水味……”诺克提斯抓住他的手腕,对于摸到的布料触感不太满意的皱了眉头,“下次摘了……好吗?”

 

他以为普隆普特会用像平常一样欢快的语调说一声“好啊”,没想到那个人迅速抽回了手腕,还向后翻了个身,让他突然之间失去了本来靠着的位置。王子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样,对着普隆普特的后背发了一下愣,探过身去发问,“……怎么了?”

 

“没事!”金发少年皱着眉,快速的看了王子一眼,然后闭上眼睛。“我要睡了!”

 

他真的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诺克提斯注意到,他还尽量把右手藏起来,显然是不想让自己关注那手腕。可是他这样,不是更让人好奇了吗……

 

好奇的猫什么都不管。

 

普隆普特闭着眼,感觉自己像被猫咪玩弄的毛球一样,被王子从侧躺翻成仰躺——他也跟着把手压到了身下——然后身上多了点重量,应该是诺克特压上来了。

 

诺克特应该靠得很近。普隆普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脸颊附近轻拂过。许久,他按捺不住,偷偷睁开了一点眼缝,诺克特就那么超近的垂着眼看他,发现他睁眼之后,慢慢的笑开,好像在笑他“果然忍不住”,然后低下头和他接吻。

 

普隆普特吻得小心翼翼,平时让他全情投入的事情现在变成折磨,只因为王子又抓住了他的手臂,还隔着护腕摩挲着他的手腕,他要在王子有摘下那东西的动作之前阻止。

 

他的走神显而易见,诺克提斯停下,坐起身,“不想摘掉?可它很碍事……”

 

“不戴护腕我就浑身不舒服算是个理由吗?就算我们是关系最好的朋友,也可以彼此保有一点隐私吧?还是说我要把我自己完全奉献给王子殿下?”

 

普隆普特也坐起来,大声的回答。他一点也不想这样说,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把一切都告诉诺克特。但是在拥有了这么多甜蜜和快乐以后,他真的还想再拥有多一些。只是,不知道在这种有点刻薄的话说出口之后,他还能不能继续拥有……

 

“……”王子有点惊讶,“别误会我,我只是觉得,护腕有点碍事……你知道的,会弄脏……然后要洗……”

 

听到这样的理由,普隆普特有点控制不好自己的表情。他真的不应该反应这么大,真的应该再聪明一点,想个好理由,至少撒娇耍赖也比直接对着诺克特吼要好得多。怎么办,快说话啊普隆普特……为什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对坐着看着彼此沉默。在王子看来,金发少年已经是一脸的焦虑和恳求了,他用手指拂过普隆普特的眼角,“……你真爱哭。”

 

普隆普特才发现,他居然不自觉的流出眼泪。他觉得超级丢脸,用手遮住自己的双眼。

 

“我不知道你这么在乎,但我理解你有秘密不想跟我说。” 

“……诺克特,对不起……”

 

王子圈住靠在他身边的好友,“不要道歉,也别担心……”,他声音不大却郑重的承诺,“只要你不希望我摘下它,我就不会那么做。”

 

“……谢谢。”

金发少年搂住王子的脖子,吻了过去,只有接吻能够让他平静。绵长又柔情的吻结束以后,王子捏着他的下巴又亲了亲他的眼睛,然后和他贴着额头,低声的说,“没事了?”

 

他也低声的说,“没事了……”,声音有点嘶哑。

 

“那……晚安?”诺克提斯笑着问。他的笑容可爱又有点狡黠,眼睛闪亮,随后躺了下去,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普隆普特也躺下。

 

金发少年关了灯,躺在王子的身边,王子像平时一样的搂住了他寻找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呼吸逐渐变得又长又慢。普隆普特却长久的无法入睡,手腕的秘密和诺克特对他的承诺让他觉得又难过又开心。开心的感觉最终还是占了上风,因为这个人,他的王子,在这个国家比谁都有资格任性傲慢,却对他这么温柔和体贴。

 

他想要占有这个人,是的,他面对自己的内心再次确认,希望诺克特只属于他。虽然这几乎不可能,不可能到让他绝望。

 

“……诺克特?”普隆普特小声的叫着王子的名字,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然后仿佛叹息一般的低语,“其实我不介意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王子殿下……”

 

卧室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许久,诺克提斯用手捋了一下普隆普特的头发,顺便揪了揪耳朵,然后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评论(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