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游戏正在加载中...

还记得最初的惊艳

[FF15][Noctis×Prompto]记忆的残片-6

# 给这系列的DK恋爱小片段起了个名字 RBT 不再用小学生作文题目了 所以本篇是第6篇

本篇的前篇   合集外链(加载可能有点慢)



“诺克特……?”

 

王子整个晚上都有点神不守舍,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普隆普特都要叫他几遍,他才听到一样的看过来。虽然问了他“怎么了”,但王子似乎有所保留,不想回答,反而把普隆普特吻得晕晕乎乎的,不让他再问下去。

 

被王子的异常影响,金发少年心里也不踏实,午夜模糊的醒来,发现身边是空的,诺克特不在。他低声叫着王子的名字,起身在房间转了一圈,最后在阳台找到了那个人。

 

今天的夜晚在月色和星光的照耀下非常明亮,诺克特靠着窗沿,左手撑着下巴,这是他想事情时候的一惯动作。普隆普特尽量不发出声音,从后面突然抱住他的腰——王子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把右手盖在普隆普特的手上捏了捏,似乎一早就发觉他预谋突袭。

 

诺克特的腰又瘦又柔韧,这让普隆普特十分羡慕(还有点不可言说的嫉妒,毕竟他是靠着十二万分的努力,才换来今天的腹肌,而诺克特毫不节制却没有任何烦恼)。他整个人贴紧王子的后背,有点气愤的咬了诺克特的脖子一口。

 

“别闹……” 王子躲了一下,但恋人不依不饶的在后颈亲吻,让他不得不转过身环抱住普隆普特。不知为何,诺克特的双眼在夜晚总是如同现在天上的星空一样闪耀,让金发少年着迷的踮起脚吻了一下那双凝视他的眼睛。

 

“你的眼睛……我好喜欢……”他不吝惜表达自己的心情。

 

“只喜欢眼睛吗?”王子笑着问。

 

“……要我把所有喜欢的地方都亲一遍吗?”普隆普特接着亲了王子的鼻尖,然后是嘴唇,流连的亲了好几次,“要亲好久的……”

 

诺克特反客为主的吻上他的嘴唇。

 

接吻结束以后,普隆普特不安的晃了晃,抬起眼小声的问,“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不能告诉我吗?”

 

诺克提斯沉默了一会儿。

 

就在普隆普特觉得诺克特可能还是不想说的时候,王子开口了,说出的事宛如晴天霹雳:“伊格尼斯……注意到了。”

 

普隆普特眼睛迅速的瞪大了,嘴巴也惊讶的张开,看起来傻乎乎的可爱。诺克特揉了揉他的头发,接着说,“我们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了。”

 

金发少年惊慌失措,眼睛转来转去,“那他会不会生气、反对甚至告诉……陛下啊……?”

 

“不会啦……他只是——习惯性的客观分析现状并且思考问题和解决的办法。”诺克特观察着恋人的表情,发觉他的焦虑,追加了一句,“他没有反对……或者说不是针对你,别担心。”

 

普隆普特垂下眼睫,表情严肃。诺克提斯一直觉得金发少年的眉眼在安静的时候看起来有点哀伤,忍不住搂紧了他。

 

恋人的拥抱让人无法坚强,普隆普特把脸埋在王子的肩头。他不是真的那么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相反的,在拥有了诺克特以后,独占欲日益膨胀,到了让他害怕的程度。“诺克提斯王子”属于这个国家,但每次在这里,在这个房间,他就会觉得诺克特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王子,统治了名为普隆普特、只有他一个国民的王国。在他们两个互相表白以后,就更是如此。

 

今天的事情简直就像在警告他,痴心妄想不会变成现实。他读过童话,玩过RPG游戏,正统作品的结局都会这样讲:王子最后要和公主在一起,从此过着快乐而幸福的生活。他们的快乐和幸福只是暂时的,就像诺克特现在抱着他,但不可能做到“从此以后”,这个怀抱他担心总有一天会失去……

 

 

“诺克特……”

 

“嗯?”

 

“……我有没有可能变得像伊格尼斯一样啊?”

 

“哈?!变得像他一样太难了吧!不如说,别变成那样啊……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诺克特双手扶着普隆普特的肩,疑惑的看着他,似乎不理解话题怎么会变成这样。

 

金发少年勉强的笑着,手指挠了挠侧脸,“因为,伊格尼斯可以在你身边啊。如果我能像他一样厉害,那就也可以像他一样,什么时候都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你身边,这样的话,就算、就算是以后,你结婚……”

 

他说不下去,喉咙哽咽发烫。背德的提议、和别人分享恋人的不甘、对自己的厌恶,这些感情混杂着,搅得他大脑一片混乱。

 

“……你在说什么胡话啊!”诺克特声音提高了些,皱着眉,双手抓得普隆普特的肩膀都疼了。

 

“我是认真的……”

 

“难道我不是认真的吗,你以为我会心安理得的一边拥有你,一边结婚生子?”诺克提斯属于王族的气质居然在此刻暴露出来,威严的气势和语调压得普隆普特喘不过气。他脑袋像被东西砸过,瞬间意识到自以为是的好意也许践踏了诺克特的感情,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你这个……小笨蛋真是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了!”

 

王子显然被他气到了,但还是温柔的一下一下抹去他的泪水,不厌其烦。

 

“我能怎么办?谁让我喜欢你!喜欢的人是王子根本一点都不浪漫!你告诉我怎么办啊!我爱你!不想和你分开一秒也不想!”

 

普隆普特的爆发让诺克提斯猝不及防,带着哭腔的抱怨和表白话语让他的心头有一种既酸又甜的滋味,溢满了他的胸口,安慰的话都变得磕磕绊绊。

 

“好、好了……别哭了……我知道了啦……我也……别哭了……”

 

普隆普特只是一头扎在他的胸口,扯着睡衣就开始擦眼泪。他真的不想哭,这样显得他多麻烦任性啊,总要人哄,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在和王子相关的问题上,除了体重他什么都控制不住。

 

诺克特摸着他的脑袋,叹了口气,那声音让他心尖发颤,生怕王子会说出什么“你好烦我好累”的话。

 

 

“你啊……以为我刚才在这边站着是失眠还是想辨别今天的星座啊……” 

 

……我哪知道,也许是看月亮呢。普隆普特腹诽着。

 

“难得动一次脑筋都是为了你。”

 

那真是辛苦王子殿下了哦……上次苦着脸看简报的人是谁啊。腹诽继续。

 

 

“还拿我睡衣擦鼻涕。”

 

“才没有…擦鼻涕……”普隆普特脑袋还顶着王子的胸口,声音闷闷的。

 

靠着的胸腔微微震动,诺克特笑了,他居然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怎么能如此的被一个人影响呢。

 

 

 

“就这样听我说,普隆普特。”

 

他屏息等着王子接下来的话。

 

“伊格尼斯让我好好的想一想,所以我确实想了很多,国家,我爸,你,还有我自己。事实是,想要聪明机灵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我真的想不到,可能因为我没那么聪明,还总是太依赖身边的人。但最后我发现,也许还是有解决方法的。”

 

王子顿了顿,好像有点犹豫,但还是继续说下去。

 

“只要变强就好啦。政治联姻的本质还不就是国家之间的利益嘛,只要足够强让别人都说不出话就好了。保护国民,帮助盟友……如果我能够做到这些的话,也就没人能说什么了吧?”

 

普隆普特早就抬起脑袋,怔怔的看着他的王子,这是第一次,诺克特和他说这些……天啊,他现在真的是个王子,虽然穿着睡衣。

 

“我爸……他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交换,获得自由操纵水晶的力量。如果有一天我继承王位,也必然要如此………既然我是付出生命保护国家的,那有一点点任性也没关系吧?到那时,如果他们承认我这个国王,就要接受我的恋人,那就是你。”

 

王子的脸有一点红,似乎也有点害羞以及不自信,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接着说完,“虽然我现在还差得很远……但是,我老爸那么厉害,还有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他们帮我,我想应该可以的…… 实在不行就到时候再想啊,反正我不会丢下你,除非你变心了。”

 

可能是觉得最后一句话过于暴露了自己的心情,诺克提斯迅速的追加了一句,“……或者我变心了。”

 

 

“我不会。”普隆普特小声的说。

 

“我知道,因为你爱我。”

 

诺克特笑得非常温柔,用袖口擦干净了普隆普特的脸。

 

 

 

“那……继承人怎么办啊。”金发少年咬了咬嘴唇。

 

“你居然想得这么这么远……”诺克特难得大声的笑了,“科学、魔法……我不知道但肯定有办法的啦!” 

 

他抱住普隆普特亲了一下,“也许我应该从彻底确定你不能生出继承人开始?”

 

 

“可以啊……”

 

金发少年舔了舔嘴唇,让本来就是粉色的嘴唇变得更加红润,解开了自己睡衣的一颗扣子,漂亮的锁骨和胸口若隐若现。他也回抱住王子,咬了咬王子发红的耳垂,用又软又甜的声音诱惑着他的王子,

 

“……都射在里面试试看?”

 

 

玩火自焚的人,也许有种即使被烧得干干净净也心甘情愿的想法吧。

 

 

 

 

***

 

 

 

伊格尼斯突然回忆起小时候似乎帮诺克特掩饰过什么事情,而且有种还要继续承担这一工作的预感——不得不说,优秀的军师确实不会想错。

 


6-完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