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游戏正在加载中...

还记得最初的惊艳

[同人/绿黑]意外事故(R)

意外事故(R)

#绿黑
#前面有一丝拉的黑→青桃,完全只是为了让阿哲中混乱debuff的一个原因,不然的话他就应该回家睡觉而不是被绿间“大哥哥”拐走了
#绿间和赤司比黑子大十岁的设定,赤司仅出现在电话里
#只是想写这个梗而已


晚上11点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回家,还穿着校服到处晃荡的话,也许会被观念古板的大人念叨“这个年代的高中生啊,真是… …”

不过黑子哲也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相反的,他是那种不太会被人发现的体质。

今天他不想回家。父母和祖母都不在家也为他创造了这样的条件。

当然了,家里没人也好,失恋的人回家面对父母,强颜欢笑好像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黑子在路边找个长凳坐下,捧着大杯的香草奶昔,开始发呆。

是的,他失恋了,虽然一早就有所发现,但是今天是正式的死会了。

 

一直暗恋的青峰,今天到学校来找自己,别别扭扭的说出了爆炸性的消息:他和桃井在一起了,因为自己是最好的朋友,所以特意过来告诉自己。

面无表情的说出恭喜,心中庆幸自己一贯是这样的表情。

要说心情,大概就想是七上八下吊着好久,最终判处死刑这样吧。

其实早就发觉了,那两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互相在乎的,只是都太不愿意向彼此坦诚,但确实是最适合彼此的那个人。

 

自己并不是。

早就知道了。

只是一直无法下定决心。

一旦决定要割舍这么多年的感情,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黑子哲也正沉浸在伤痛和解脱的双重思绪中,脚步声传入他的耳朵中。

虚浮的、有点凌乱的脚步声,是醉汉?

黑子侧头看向那个人。

来人是一个绿发的高大男人,戴着眼镜。跟整齐的着装文雅的气质不符的是他大咧咧坐下的动作,看起来很愤怒的样子。

 

不过脸长得很不错呢。

 

“为什么一定要我相亲的说!”

 

声音也好听。

 

“我还不想结婚啊,而且那女人是狮子座,跟我相性完全不合的说!”

 

……但还是个奇怪的男人。

 

黑子正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可是这张长凳本来就是他先坐的……他失恋诶……

 

 

绿间真太郎喝了点酒,不想回家,走了走路吹风。

 

非常不爽。

 

他目前根本没有结婚的意思,家里却非要给他安排相亲,这次对象又是个超级强势的女性,当场列出交往需知、结婚需知、婚后生活需知、生子需知超多在即使是他这么龟毛的人看来也是不可理喻的条件。

 

你在逗我的说。绿间耐着性子听完,在心里不太礼貌的回敬着。

 

最终,对方好像也对沉默居多的绿间不太感兴趣,双方也没有咬定什么,就这样分开。

 

一直以来循规蹈矩的绿间,无论是学习,还是兴趣爱好,还是职业规划,几乎都是听从家里的安排,他自己做主的好像只有中学时参加了篮球部,就这一点还被教训了很久,因为他弹得一手漂亮的钢琴,家里人不希望他伤害到手指。

 

难道我就要事事听从家里的安排,做所谓的优秀人士吗?

 

愤怒的点燃了一根香烟,绿间觉得需要尼古丁平息自己突然爆发的愤怒。

 

 

“那个……请不要吸烟,风正好会把烟吹到我这里。”

 

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绿间心跳差点停了。急忙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安静的捧着香草奶昔,坐在长凳的另一端看着自己。

 

“不要突然出现的说!愚弄大人让你很高兴吗?”

绿间掩饰的低吼出声,但还是熄灭了香烟。

 

“吓到你我很抱歉,但是我先坐在这里的。谢谢你熄了香烟。”

黑子对着这皱眉的男人微微点头致谢。

 

随后,两个人一时沉默的共同分享这张长凳。

 

吸饮料的声音吸引了绿间,他用余光打量着这个还在外面游荡的高中生。

 

水蓝色的头发,同样颜色的大眼睛,有点瘦削的身材。乍看起来挺普通的,但是低头吸奶昔的样子像个小动物,挺可爱的。虽然绿间自己很喜欢喝小豆汤,但看到男孩子喝香草奶昔,还是觉得有点违和感。高中生吸得有点满,弄到嘴唇上白色的液体,吞咽下口中的饮料后又舔了舔嘴唇,这一系列小动作看得绿间心里有点痒痒的。

 

突然之间,一个有点荒唐的想法冒出。

“你这么晚还在外面是不是不想回家,那你想不想去我家过夜的说?”

看着少年犹豫了一下点头跟上自己,绿间想难道这算是二十多年迟来的叛逆?


黑子哲也觉得自己一定是受的刺激太大不正常了。

但是心里的空虚让他想这样就跟着眼前的男人走吧,这个人需要自己做什么,会对自己做什么。

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毕竟自己也是一个男人嘛。

 

“打扰了。”

这么想着,黑子迈进了绿间的公寓的玄关。高大的男人侧身让少年进门,回头关上了大门。

 

没有随便把鞋一甩,而是把脱下的学生皮鞋在玄关摆好,很有礼貌的高中生。

 

绿间在灯光下再次打量坐在沙发上小口喝着红茶的黑子。

 

确实长得还算是挺可爱的,而且也没有汗味或者什么其他奇怪的味道,皮肤看起来非常的白皙而且光滑,就像他刚才喝的奶昔一样……想到即将可能会与这个未成年高中生发生的事情,绿间心里有点微微的脱离日常的兴奋感。

 

“我的名字是黑子哲也。”

黑子从杯子的热气后看着沉默的打量自己的绿间,随后决定先开口做个自我介绍。

 

“我是绿间。”

绿间犹豫一下,还是决定不告知少年自己的名字。

 

“绿间……先生?”

黑子斟酌着称呼。

绿间不置可否的坐到黑子身边,把他手中的茶杯放到茶几上,“你不喜欢叫先生?”

“先生的话总觉得有点不太习惯。”黑子回答,“可以叫你绿间君吗?如果你觉得不礼貌的话我可以继续叫先生。”

 

“也不是不可以的说。”绿间用手揽住黑子的肩,把对方带向自己,感受对方温热的呼吸拂过自己的下巴。“你一般都是这样的吗?”用这种称呼同学的方式让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人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倒是种不错的方法的说。

他在心里已经把对方当成了半夜喜欢在外面勾搭成年人赚取零花钱的高中生,不自觉的开始跟自己想象中黑子以前的“客人”相比较,可是真的是第一次脑袋抽风才跟来的黑子同学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同学和朋友的话我都是这样称呼的,我不太明白你说的一般是……”

黑子抬起眼,看着绿间的脸压过来,稍微有点乱了呼吸。深绿色的眼睛,薄荷味道的古龙水,端正又有点严肃的脸,与自己的好友不同的、属于成熟男人的一股威压气势让黑子心里重重跳了一下。

脸长得清纯真的是很好,明明已经有过经验还能做出这么无辜的表情和反应,演技不错的说。绿间虽然心里擅自认定了对方的品行,但还是觉得黑子首先回避两人的对视,偏移开视线的样子非常可爱而心里躁动不已,随后夺去了对方的双唇。

嘴唇很柔软,反应很僵硬。在对方的嘴唇上缓慢的啄吻,绿间近距离观察着黑子。少年在自己靠近的一瞬间紧闭双眼,手马上抵住自己的胸口,绿间伸手用力握住那双比自己小很多的手。

黑子抵抗的力量并不是很大,更让绿间误会成一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把嘴巴张开的说。”嘴唇时分时合,绿间在分开的空隙低声说,极富有磁性的声音让黑子嘴唇到耳根都酥酥麻麻的,就这样听话的张开了嘴巴,让对方的舌尖轻柔的侵略自己的口腔,并且在对方持续不断的逗弄下轻颤着发出微小的鼻音,身体渐渐软化。

本应顺滑的制服拉链断断续续的被拉开,衬衫也被拉出,干燥而温热的手掌探进缝隙捏住高中生有点细瘦的腰,紧紧握住腰侧捏了几下之后,修长的手指向上滑动着摸索到了略显单薄的胸口,灵巧的在小小的突起周围转了转,然后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揪起拧了拧。

少年的身体因这突然袭击反射性的弹了一下,想挣脱却被男人推到在沙发上,无法离开热吻的状态,只能愈发无助的轻轻哼出声音。

接吻的感觉是不错,但软糯的鼻音让绿间想听黑子发出更多声音,放开对方之后,又被红润的嘴唇诱惑着啄了几下。

黑子因为热吻而反应略显迟钝,而绿间此刻的表情严肃的让他想到要给他检查身体的医生,所以就这么眼睁睁的躺着被绿间一粒一粒的解开衬衫的扣子,然后把好看的过分的手指按到自己的胸腹部,简直就像下一秒就会问“这里按着痛吗”之类的。

可是这个男人却用两个拇指在自己胸口的两个理应无用的器官上按了按,然后用华丽至极的声音评论道,“你这里的状态……好像很好的说。”

眼前的少年的脸和身体因为自己这句话而整个粉红透了,这是绿间没有想到的。他难得起了点恶作剧的心态,俯下身在少年耳边低语,“刚才只是碰一下,你的反应都很大的说……希望我舔你吗?”

“嗯……哈……请别……再这样……”黑子抬手推开绿间的脑袋,然后捂住耳朵。他突然在想,绿间是不是机器人,其实他一直在自己耳边放电,否则自己怎么会因为他的声音而整个头皮都在发麻,控制不了自己的声音,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觉,控制不了自己的……某部位——那个部位现在已经偷偷的在制服和内裤的双重遮盖下抬头了。

绿间当然不是机器人,所以他面对这样的黑子,也有点难以自制,毕竟有些酒精在对他发挥着作用。他摘下眼镜,固定住黑子的脑袋凑过去又是一吻,只是没有再那么深入,继而向下舔吻过少年细白的脖颈,凸出的缩骨,最后落到刚才宣称要品尝的地方。小小的粉色突起敏感的挺立着,绿间舔上一侧,有点用力的吸咬着,另一侧用手指施虐,直到两边都弄得红肿起来。

黑子早在绿间舔到自己的一瞬间就惊呼出声,虽然马上用手死死捂住了嘴巴,但甜腻的声音还是止不住的流出。他现在超级后悔,什么都是男人就没问题,真是太天真了,现在是哪里都有问题了!想稍微抵抗一下伏在自己身上的绿间,黑子抬起脚想对绿间来一个蹬踏,可脚刚抬起还没有踩到绿间的大腿,却被绿间本来揉捻自己胸口的手抓住。

“忍不了了吗?我也觉得差不多了的说。”黑子的动作再次被绿间误解,还以为对方是要来缠住自己的腰什么的。虽然已经有点箭在弦上的意思,但绿间还是非常龟毛的把黑子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看到对方的内裤也已经被胀大的器官撑起时内心有种无法言表的愉悦——最后抱着只剩一条内裤的少年进了自己的卧室。

为什么要进卧室呢……绿间也想不清楚,总之他非常珍惜的把黑子在床上放好,一边亲吻着少年一边脱下自己的衣裤。黑子被绿间的强壮程度吓了一跳,本来以为他虽然个子高,但应该挺瘦的,结果笔挺的西装下居然隐藏着一只猛兽,而这只猛兽,现在就要把自己吃掉了……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看到一只实验用兔子的说……绿间有点模糊的想,随后安抚的吻着黑子的脸颊和耳朵,同时褪下黑子的内裤,握住从刚才就一直被束缚的器官,上下移动起来。

性器官被他人直接碰触的快感让黑子再也无法忍耐,喘息着低泣出声,“哈、啊……绿……绿间君……”

“抱着我的说。”

听着对方的命令,黑子不假思索的搂住对方的脖子,有点用力的从后面抓着男人宽阔的肩背。脸也埋进对方的肩窝,这让他有点脱力的呻吟一点不漏的进入绿间的耳朵。

就在他以为他会就这样被绿间弄到射出的时候,那灵活的手突然停下的动作,但黑子来不及因为未达到高潮而失落,冰凉而陌生的触感到了他身后的穴口。

“这里可以吧?”

还不等黑子回答,手指已经强硬的往后穴里顶入。在绿间的认知里,黑子是个大晚上会在外面跟成年人回家的“惯犯”,因此想当然的认为对方的后方应该已经被开发过,而且从各种表现来看,现在已经倒了很想要被填满的时候了,所以虽然在路上买了润滑液,却也只是随便的倒了些就不是很温柔的想要开拓。

但那里却是出乎意料的紧致,难以侵入,而且一直柔顺靠在自己肩窝的黑子居然痛呼一声之后就张口咬住了自己的肩膀,浑身再次僵硬起来。

这让绿间有了点不好的感觉。

“难道……这里是第一次……的说……”

刚才的余裕顿时变成了慌乱,黑子松开咬的发疼的牙齿,泪眼朦胧的被绿间放下,看那个男人摸回眼镜戴上,然后————————————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你不要动的说。”绿间戴好眼镜仔细的查看黑子的后穴,看是否因为自己刚才粗暴的动作而受伤,至于黑子那不知是否因害羞的而想要合拢双腿的意图,则被他完全的力量压制。

那里现在火烧火燎的,也不知道是刚才被这男人弄的,还是因为他现在的视线。最让黑子羞愤的是,刚才因为疼痛有点泄气的前方,也因为男人现在的注视再次挺立……

“没有受伤,”绿间松了一口气,有点愧疚的说,“是我不好的说。”一直自以为是的,还以为对方一定是经验满满演技高超的坏孩子,就这么粗暴的动手了。

本想就此停手的,在他抬眼看到黑子的下身仍然很精神,刚才一直检查而忽略那里在抽动,而他本人已经把整个脑袋埋进自己的枕头,绿间觉得自己身上的那点兽性又回来了。

鬼使神差的低头,吻住少年相比自己精致了不少的性器,舔了舔顶端,满意的看到少年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绿间往自己的指间挤了一大堆的润滑剂,有点孩子气的把黑子的身体往下拖了拖,让少年的脑袋从枕头中出来,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

“再来一次,这次我会温柔的说。”

十五分钟后,黑子被绿间的“指检”弄得快感超负荷,脑袋一片空白,在绿间的华丽美声的引诱下,哭泣着说出“请给我绿间君”,然后被温柔的进入了。灼热的性器在自己身体里进出,碾压、摩擦着让自己接近崩溃的那一点,快感流入四肢百骸,早已忘记还要控制声音,黑子抓着还在自己耳边低喘、说着好棒的绿间的头发,脚尖越绷越紧,最后在绿间深深的吻上他的嘴唇并在他身体里射出之前,被插射到高潮加昏厥,像他传球一样的……一气呵成。

 

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黑子对着陌生的房间愣了会儿,才回忆起昨天的事,整个人又红炸了一遍,心情就像被第四类接触过似的。然后才发现自己身上很干净,制服挂在屋里的衣架没有一丝褶皱,内裤摆在床边,而且好像被洗过烘过。面对这么体贴的摆放,黑子起身穿衣,才一下床就感觉到浑身的酸痛,腰和某部位超级不舒服……

今天是周六而且难得没有训练是黑子昨晚上放纵的原因之一,他现在很想回家好好的躺着看看书放松下。但是在走之前还是要和绿间君道别一下才好吧?虽然他不是很确定一会儿能不能好好的说话。

黑子穿好衣服,顶着一头乱发轻手轻脚的找着绿间,然后发现对方在阳台打电话的样子。黑子刚走近,就听到绿间那边突然说:

“给十万会不会太少的说?”

黑子愣了下,没有打招呼,直接扭头,走到玄关穿鞋,轻轻开门轻轻关门,好像他从来不曾来过。

三分钟前——

【我是赤司。】

“是我啊,绿间。”

【噢。一大早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个啊,有件事想问你的说。”

【就是等你说什么事啊。】

“……那个,给高中生的渡夜资,多少比较合适的说?”

【这种事去2ch问。】

“喂!”

【我怎么知道?】

“你手下多多少少也是会有一些知道这种事的人吧?”

【难道我作为社长直接去问这种事很合适吗?】

“…………”

【高中生啊?嘛,多给点也没什么吧,毕竟会做这种事应该是有想要的东西吧?名牌包之类的。】

“这你就知道了?”

【电视剧演的时候碰巧看到,漂亮的女孩子被虚荣心掌控着呢。】

“……那,给十万会不会太少的说?”

【不知道。】

“……”

【不过我看出来你好像不是只想玩这一次吧?】

“啰嗦!什么玩啊!”

【那个人什么样,我现在开始好奇了,下次介绍我认识。虽然是高中生,但别担心,16岁就能嫁人了不是吗?可以先订婚,高中一毕业就结婚。只不过真的结婚的话,我还想帮你做下人品考察,毕竟随便出来援交赚零花钱的人——】

“好了好了,你想太远了的说,下次见面聊吧!别忘了下次体检的时间!”

挂上电话的绿间,想在做早饭前先看看黑子是否醒了,免得饭凉,可一进房间,那少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简直就像昨天他“突然”出现那样的,“突然”消失了……

 

一个月后——

绿间又在下班后来到遇到黑子的长凳,手里拿着一杯香草奶昔。上次他见到黑子的时候,他就在喝这个,如果再碰到的话,是不是也比较好搭话呢。

绿间掏出烟来,点着但没有吸,只是看着烟雾冉冉升起。那天黑子就这样离开,前后的一切让他想通也许黑子并不是习惯于乱来的那种高中生,但这也让他很想问为什么那天他会跟自己走,又为什么不辞而别。

摘下眼镜擦了擦,绿间熄灭了并没有吸的香烟。也许今天他也不会出现了。

正在这时,两个样貌非常清秀的男生走到绿间身边,“先生,你在等人吗?”

疑惑的抬起头的男人果然如他们想象的帅气,周围其实已经有几伙人想要对这个又高又帅,从衣着看起来应该也蛮有钱的男人发起进攻了,可是他们是第一组。

“要不要跟我去玩一下呢?我们很放得开哦。”其中一个还很大胆的抱住绿间的手臂撒娇,还在男女莫辨的边缘的少年,这样做并不很违和。但是绿间看了就是觉得一点兴趣也没有,还对他们这样有点反感。

就在他想要出声拒绝时,有点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有人约了,请你们离开。”

淡蓝色发丝和眼眸的少年又像幽灵般出现,不顾被他吓得不轻的另两个中学生,直接拿起了绿间准备的香草奶昔,淡定的吸了起来。

 

end?


评论(1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