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游戏正在加载中...

还记得最初的惊艳

[noctis×prompto]异域浪漫恋爱谭-2

#勤劳的填坑 希望各位老爷看得愉快~  →上一章

#虽然是石油大国但不是中东23333


let's roll~


普隆普特表情严肃的坐在诺克提斯的车里。

 

老天,这可是全球限量只有一台的奥迪R8路西斯之星…… 他现在就坐在这辆车里,体验路西斯王子温吞的车技……

 

“……你的技术开这辆车真是糟蹋。”再一次看到王子因为慢吞吞的而错过绿灯的最后几秒,停在路口,普隆普特忍不住小声的嘟囔。

 

诺克提斯完全不理他,如果这金毛小子知道自己在城区内稍微开快一点就会上报纸头条,就一定不会这么说了!他真的好吵!要不是让伊格尼斯去处理那些残党就不用亲自开车带着他了,为什么伊格尼斯没有二个!

 

金发的青年还以为王子会带他去什么金碧辉煌奢靡繁华的行宫,比如说有那种衣不蔽体的成排女仆男仆什么的,结果王子带他去了郊外的一座看起来很现代化的小庄园,有着玻璃温室和人工湖,迎接的也只有几个人而已。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是因为惹了事不想让你们皇室的其他人知道吗?我的安全在这边有保障吗?”

 

不理会普隆普特的喋喋不休,诺克提斯对管家交待事情,“我要在这住一段时间,替这位客人准备衣物和日常用品。调2个安保人员专门保护他,他有什么需求你们都满足。” 

 

和管家交待完毕以后,诺克提斯带着普隆普特来到一个房间,“暂时住在这儿吧,有什么事就和在你身边的人说,随意一点。行李我会让他们去取过来,你也累了吧,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就休息吧。”

 

例行公事一样的说完,诺克提斯就想赶快离开,去人工湖一个人待会儿。他很少一天听人说这么多啰嗦的话,脑袋直发胀。

 

他的迅速行动完全暴露了内心的想法,普隆普特对于这种甩包袱的心态十分不满,对着王子的背影大声的说,“你不是跟我说这里的水费很贵吗?我是不是需要先刷个卡什么的?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负担得起?”

 

本来已经想离开的诺克提斯发现,这个金发小子特别能挑起自己的某种情绪,他在原地停了一下,转过身面对着看起来得意洋洋的普隆普特笑了笑,然后拖着普隆普特直接进了客房自带的浴室。

 

“……喂,你干嘛?”

 

先是被王子好不容易出现一次的笑容闪了一下眼,然后就被他的动作吓到的普隆普特舌头打结的往后退,可是力气差距有点大,他还是被拉进了浴室。

 

“洗澡。本王子用水就无所谓了,你就用本王子的洗澡水凑合洗一下吧,这样就不用担心水费了。”

 

“什么?!给点隐私行不行?!”

 

***

 

晚上,被金发青年的各种麻烦折腾了一天的王子,心里莫名疲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安逸的坐下玩起游戏。

 

过了一阵,门被敲响,安保队长推门进来汇报,“王子殿下,您的客人想来您的房间,可以带他来吗?”

 

“他还要干嘛……请他过来吧,客气点。”王子点头应允,有点认命。没办法,毕竟那家伙是间接受害者…… 

 

 

“嘿……晚安……”

 

过了一会儿,金色的毛脑袋和半个身子从门缝里探进来,普隆普特小声跟诺克提斯打了个招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自从两个人见面以来,他还从来没有用这种语调说过话,现在这样子整个人看上去软软的很好欺负,让王子也降低了声音,柔声的问,“……晚安,怎么了,房间住着不舒服吗?”

 

“……我,我没想到这里晚上这么空还这么安静,外面那么黑……有点怕,可以在你这待会吗?”

 

像这样对针锋相对的“敌人”示弱有点丢脸,毕竟早就发出宣言会“把这个国家黑暗的一面完全揭穿”,和王子的短暂相处也充满了斗嘴和互相讽刺,算不上愉快。但是普隆普特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这个害他如今处境悲哀的罪魁祸首,也是他唯一能依靠的人。

 

在内心深处,他觉得诺克提斯不会拒绝他,也许是因为这个人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的温柔和心软,毕竟王子曾经不顾形象和地位的蹲下来亲手为自己解开绑在脚踝上的束缚。

 

“呃、可以,过来吧,”诺克提斯对等在门口的安保队长点头示意,然后抓了抓头发,扫视自己的房间后耸了耸肩膀,“抱歉有点乱,随便找地方坐吧。”

 

普隆普特观察了一下王子的卧室,除了每样东西看起来都品质上乘以外,布置倒是和一般的同龄人差不多,可以坐在地上的地毯,四散着柔软的垫子,木质的矮桌上叠着超级英雄漫画还有零食,床单是简单的黑色,电视游戏机电脑也都是很普通的,并没有镶金镶钻……也没有狮子老虎躺在脚边做宠物……

 

这样有点凌乱的空间让他觉得比自己的客房要舒适和安心多了,于是就在王子身后挨着床沿和一堆垫子舒服的坐下,安静的看着屏幕上的小人不安分的翻来滚去。这个游戏他也有,玩得还相当不错,只是他现在很困很累,不想跟眼前的王子讨论怎么打会更帅气了。

 

诺克提斯专心的打过一个大关,伸懒腰的时候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个人。他转头看了看,发现普隆普特靠在床边,似乎早就累得睡着了。

 

这家伙这么自来熟的吗……?

 

诺克提斯轻轻拍了拍普隆普特的肩膀,想要把他叫醒回房去睡,不料金发的青年瞬间清醒,脸色难看的吓人,嘴里呓语着手在空中乱挥一通。普隆普特的手被用力握住的时候几乎要大叫救命了,耳朵嗡嗡的响,直到听清是王子的声音、看清了眼前的王子的脸,才粗喘着气慢慢平静下来。

 

“哈、哈……”他反手握住诺克提斯的手臂,紧紧的抓着,好像抓着救命绳索。

 

两个人沉默的对坐了一会儿,然后王子提议,“晚上就在我房间睡吧,床够大。”

 

“谢……谢谢,我真的不想……自己呆着。”蓝色眼睛迅速的瞄了一下王子,脸有点微红。

 

两个人爬上床,各自占了一边,躺的规规矩矩像两个木乃伊。

 

普隆普特眼睛转了转,扭头问,“灯……不关吗?”

 

“是智能调节的……安静躺一会儿就会关。”

 

话音刚落,房间的灯光就渐渐的暗了下去。

黑暗里两个人的呼吸此起彼伏,规律又尴尬,似乎谁都没有要睡着的意思。

 

王子的手指换了几次交叠的次序,然后小声的说,“你……真的那么害怕吗……”

 

“我、我被吓到了好吗?!你知道什么叫PTSD吗?你当然不知道,你是个被好好保护长大的王子,怎么会经历被绑架这么可怕的事情!我……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不敢闭眼,害怕再醒来的时候就又被关起来捆着……”

 

普隆普特语速飞快的说着,他不想表现的很窝囊、胆小,但是身体的反应无法自控,光是回忆那些画面都让他觉得浑身发抖——他现在真的在发抖。

 

“把手给我。”诺克提斯突然说,然后把手伸了过来。有一点微弱的光能看清,普隆普特迟疑的把一只手递过去,然后被有一点薄薄的茧,骨节分明的手握住,顿时觉得安心了不少。

 

“我明白的。”

 

“…………嗯?”对于王子突然的开口,普隆普特有点不解,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我小时候,大概8、9岁的时候吧,有一次被绑架了。绑架我的犯罪团伙很有意思,是多个利益共同体的势力分别派出的雇佣兵组成的,他们背后的主使者们本想强迫我老爸交出一个大油田的开采资格,结果我老爸那边还没有消息的时候,他们居然为了怎么开发油田而内讧了,雇佣兵各自为营顾不上看着我,让我有机会逃跑。不过还是被枪声吓了一跳,从楼上摔下来,腿摔断了,脑袋也撞到石头上,昏了好久。所以我很懂你现在感觉……”

 

诺克提斯的声音很温柔,带着点安慰,只是那种诉说自己小时候的恐怖遭遇的语气轻松的像在说别人的愉快故事。这让普隆普特感觉糟糕,他刚才不应该那么直白的说王子绝对不会懂他的心情,对方的遭遇同样可怕。

 

“……抱歉。”他也把自己的心情忠实的说出口了。

 

“为什么要道歉?我小时候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诺克提斯侧身躺着,看着金发的青年,“让你遭遇这么可怕的事,我才应该要道歉,抱歉没有让你有一次愉快的旅行,抱歉我国有这么猖狂的人口拐卖行为存在,抱歉在我个人的能力范围之内能做的事不多。”

 

普隆普特看向诺克提斯的方向,突然发现王子的眼睛在夜里好像有星星在里面一样闪烁,他的视线直直的看着自己,能够感觉到道歉的话语背后隐藏的诚恳和认真。

 

“……接受你的道歉。”

 

虽然看得不清楚,但普隆普特感觉到诺克提斯似乎在笑,然后他说:

“别怕,我不会让那些人伤害你的,只需要一段时间处理他们,你就可以回家了。”

 

莫名的安全感包围了普隆普特,他轻轻的“嗯”了一声,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还紧紧牵着王子的手。

 

tbc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