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游戏正在加载中...

还记得最初的惊艳

[noctis×prompto]异域浪漫恋爱谭-1

#瞎写 内容很水 为了好玩 大概吧 名字捏他山根老师一个作品 233333

#设定是石油大国王子noct和来自自由国家的小青年prompto


以上ok?



石油大国路西斯的王子殿下在酒会上经一些上流人士介绍认识了号称能找到任何珍惜物品的掮客。虽然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但对方太过热情让脸皮薄的王子招架不了,只好应付的说:“……请帮我找一只猫。”

“猫?好的好的,请问您需要指定性别、品种和血统吗?”

“要公猫吧,品种和血统不重要,瘦一点软一点健康活泼一点,身上有点肌肉不要胖不挑食,就行了,应该还挺好找的?”

“您说的是,这个我一定会努力帮您找到的,希望有机会能长期帮您服务……”

 

“诺克提斯殿下?”

掮客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话,不远处世家出身的王子的青梅竹马,金色头发的露娜芙蕾雅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王子正好借机摆脱还想继续聊下去的人群。

“啊,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找到的话联系我的贴身随侍就好,谢谢。”

 

王子径直朝着一袭白色衣裙的女孩走去,顺便替她拿了饮料。

 

“诺克提斯殿下,刚才那个人……你可不要和他走得太近哦。”比王子大了几岁的露娜忍不住善意的提醒,她知道那个人提供的东西多少有些来路不正,可不希望单纯的像傻弟弟一样的王子被带坏。

“我知道,只是敷衍一下而已。” 反正普通的猫到处都是,王子这样想着。

 

他们两个聊天的样子被掮客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拿好了主意。

 

一周以后,就在诺克提斯都快忘记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贴身随侍伊格尼斯对他说,那个掮客依约送猫来了。说着这话的时候,戴眼镜的男人脸色严肃,责怪的看着王子,好像他做错了什么,这让诺克提斯有点奇怪和不安。


“王子殿下,您的猫送来了。”

 觐见室里,掮客毕恭毕敬,手对着椅子一指。

 

诺克提斯愣着说不出话,半晌才出声说,“…………我没眼花吧,这是个人、灵长类,猫在哪里?”

 

是的,一个好手好脚的年轻大男孩被蒙着眼绑着手堵着嘴放置在座椅上,不停的动来动去扭来扭去——如果不是场合不对,诺克提斯可能要笑出来,真的太软太会弹了,像刚钓上来的鱼一样,能倔犟的甩人一脸水然后弹回池子里的那种……


“……这当然是人,我的殿下,但是他不就是您要的‘公猫’吗?瘦一点软一点,还相当健康活泼,可会跑了,肌肉也还不错——当然跟您没法比。而且我还特意根据您的大概喜好挑选了金发白种人,您觉得怎么样?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再去找。”

 

“……我觉得怎么样?什么时候英语的猫和人用同一个单词表示了?你这种行为是绑架!我应该马上叫警卫把你抓起来。”


戴眼镜的贴身随侍马上对门口的警卫点头示意,知晓这一犯罪行为并非出自王子的本意,他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不不不、殿下,您一定是……他们没有跟您说暗号吗?我还以为您是知道暗号才这么说的!‘猫’就是养在房间里的爱宠啊!求您别把我抓起来,我受不了鞭刑——”

 

掮客鬼哭狼嚎的被押走了,伊格尼斯低声的说,“我会去调查一下这个人的业务范围然后再决定是放他走还是……”

“好的,拜托你了。”王子有点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随口说的一句话居然惹出这么大麻烦,真是始料未及,如果被露娜知道一定会被念叨好久,如果被父王知道的话……

“那这边就请你锻炼一下你的……说服力?如果你还想准时离开国家游学的话。”随侍带笑的眼神扫了一下椅子上的被害人,拍了拍王子的肩膀。

王子叹着气送他出去,也让所有的警卫离开。他原地转了转,先拿出来堵住青年的嘴的毛巾——一连串流利又冲动的英语马上从那被堵的发红的嘴里冒了出来。


“你们这是犯罪,我一定会揭露你们!把我的遭遇做成视频放到Y2B上!你们国家的旅游业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疲惫,大概之前遭了不少罪,诺克提斯心里负罪感更深了一些,只能微弱而苍白的安慰着,“请你冷静一点……”

“看你被绑架之后还能不能冷静得了!快把我眼睛上的东西拿走你这个混球!”

不小心变成“混球”的王子在内心咒骂之前天真的自己一万次,然后解开了蒙在大男孩眼前的眼罩。

 

毛茸茸的金脑袋马上甩了甩,然后用一双带点紫的蓝色眼睛愤怒的瞪过来,在看到王子的一瞬间他整个呆住了。


“……冷静下来了?”诺克提斯试探的问。

 

“……哼……”金发青年好像一瞬间回过神来,皱着眉抿起了嘴唇。

 

“……那就好好听我说,好吗?” 

王子一边替金发青年解开手腕、膝盖和脚踝处的捆绑带,一边尽量简洁的说了前因后果。

“……事情就是这样,而且你刚才应该听到了,我让人把他带走了,这种犯罪行为我一定会给他惩罚,所以……”王子灰蓝色的眼睛有点期待的看着金发青年。

“我懂了,你以为这样解释一遍给我听,我就会不揭发这件事吗?你错了!这种勾当肯定不止他一个人做,我要告诉所有来这里旅行的人,这个国家美丽的表面下还有这种危险的事情存在!今天幸好是遇见了你这么一个误会的人,如果本来就是要绑架禁脔的话,我还能像现在这样吗?”

看着气呼呼的青年,诺克提斯也说不出劝阻的话,只好说,“好吧,那就随你高兴好了……不过这几天你不要到处走——”

“所以你现在是要囚禁我是吗?放我离开!”来自自由国度的青年不能容忍自己被限制自由,大声的反对。

经过这一系列事情,觉得自己也很倒霉的王子,耐心终于告罄。诺克提斯把金发的青年推回椅子,双手撑在两侧的扶手上,俯下身认真的说,“绑架你的不止一个人,我刚刚因为你抓了他们的头目,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你只有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懂了吗?等确保了你的安全之后,我会亲自送你坐我的私人飞机回你的国家,现在你给我老实呆着。”

“你——”

“你就是偷偷溜走,也绝对不可能出境,因为,路西斯的王子不允许。”诺克提斯冷下一张脸站起身,“现在,先生,你可以在内心构思你的谴责视频以及怨恨我了,劝你不要说出来弄得口干,我国的水不便宜。”


金发青年,普隆普特·阿金塔姆,目瞪口呆的看着抱起胳膊的王子殿下,最终还是大吼出声,“你真是个混球王子!”


tbc(?)

评论(6)

热度(55)